prom-right2

時事新聞

匯款國外子女 當心贈與稅

父親匯1,600萬給加國讀書的兒子 遠超過就學、生活所需金額 遭稅局鎖定 連補帶罰270多萬

【2017-09-07/經濟日報/A14版】TOP

開學了。有子女就讀國外學校的父母要注意了,一次鉅額匯款到子女的國外銀行帳戶,小心被課徵贈與稅。尤其這類案件,父母不會主動申報贈與,被查到,除了補稅,還會遭處罰款。

南區國稅局最近查到一個個案,父親甲君在2014年匯款加拿大幣50多萬元(約合新台幣1,600萬元),匯到兒子乙君在加拿大的銀行帳戶,兒子拿了該筆錢買了房子,並登記在自己的名下。父親說,兒子在加拿大唸書,需要生活費。

南區國稅局認定這是「贈與」,核課甲君贈與稅,又因為沒有主動申報贈與稅,除了補稅外還要繳罰款,合計甲君要繳270多萬元。

這種匯款到國外被課贈與稅的例子以前比較少見,多半是父親把國外的錢匯回台灣給兒子置產被查到,因為國稅局對於國內的資金流程、財產變動較能掌握,國外畢竟不易取得資料,甲君個案的出現讓有子女在國外的父母格外關注。南區國稅局官員昨(6)日指出,他們是有管道可以掌握國外的資料,但細節不便透露。

台版肥咖條款尚未實施,但國稅局已有些管道掌握境外資料。

很多有能力的父母會送子女出國讀書,再給一大筆錢支應數年學費和生活費,甚至在學校附近買房子給子女住。這樣的行為都會被課贈與稅?

官員以上述例子說,不只到國外唸書,其實子女是北上或南下唸書也一樣。父母匯錢給在學子女,「匯到子女的戶頭」,超過其學費、生活費、醫療費用的金額就是「贈與額」。不管兒子有沒有拿戶頭的錢買房,單是匯款行為就是贈與。如果不動產是登記在父親名下,而不是兒子名下,兒子只是幫忙父親處理購置不動產,就不算贈與。

美麗華董座 欠稅遭禁奢

【2017/09/03/中國時報/ A11】TOP

美麗華黃家成員、美麗華大飯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黃春福,因欠稅3.6億,法務部行政執行署上周首度對他發出禁奢命令,也就是說,只要他從本月起至明年2月底止,被發現搭乘高鐵、出入高檔飯店消費等奢華行為,執行署不排除以他隱匿資產為由聲請拘提,甚至聲請管收3個月追稅。

依據禁奢命令規定,禁止贈與他人逾2000元財物、使用逾2000元商品或服務,即使第三人免費提供也不行。由於黃春福遭禁奢期限,包含了明年農曆春節在內,因此黃在明年過年期間,不可以赴高檔酒店圍爐吃年夜飯、不得發給兒孫輩超過2000元紅包,也不能收紅包。黃春福只要被發現有這些行為,就是違反禁奢命令。

執行署8月底公告一波欠稅大戶檢舉名單,共有黃春福、欠稅1.1億的名律師凃錦樹、欠稅3000萬的前立委郭政權9人,其中,黃、凃2人被發出禁奢命令,期限自9月1日至明年2月28日止。

64歲的黃春福,是美麗華集團「二董」黃榮華的長子,與弟弟黃春發等人經營美麗華大飯店、美麗信酒店、德安開發、志信國際等知名公司。

黃春福因2002年5月美麗華飯店以45億出售土地給國華人壽,他與弟妹黃春照、黃春發、黃秀美4名股東,事後藉著循環投資移轉股權方式來避稅,國稅局要求補繳以及罰鍰,4人提行政訴訟敗訴定讞,國稅局移執行署台北分署追討,黃秀美已經全數清償,然而黃春福3兄弟仍然有滯欠。

多年來,台北分署陸續查封黃春福等人股票、不動產追稅,原本欠稅5億、2.9億的黃春照、黃春發,各已清償1.5億、1.4億,尚餘3.5億、1.5億稅款;至於黃春福僅追回約4000多萬,仍積欠3億6619萬多元。

因此台北分署決定對黃春福祭出禁奢令,禁止他投資股票、期貨;購買、租賃或使用2000元以上商品或服務、搭乘計程車、高鐵、飛機 ,去酒店、夜店、舞廳、KTV、四星級飯店消費,以及每月生活費不 超過2.4萬等,並且呼籲民眾檢舉,將發給獎金。

房市勇哥逃稅 判刑四年

【2017-09-06/經濟日報/A6版】TOP

房市知名投資客黃勇義與妻子郭枝芬以51名親友名義,八年交易近2,000間不動產,逃漏綜合所得稅17億元,被檢方起訴。台北地院審理,昨(5)日依違反稅捐稽徵法判處黃、郭各有期徒刑四年。可上訴。

黃勇義與黃文雄、黃家進、劉月釵並稱台北房市「三黃一劉」,房仲業界稱他為「勇哥」。他自2003年起以親友名義進出房屋交易市場,到2011年被查辦時,實際經手的房屋戶數為1,919間;黃氏夫婦利用買賣不動產獲利,遇難賣出時,就出租賺錢,檢調估算,這對夫婦買房的總價金為264億元。

黃勇義案是五年前「打房」政策下的產物,其時,台北地檢署依違反稅捐稽徵法、違反商業會計法和偽造文書罪查辦,不過,法院審理僅認定黃勇義夫婦違反稅捐稽徵法利用詐術逃稅罪。

黃勇義、郭枝芬主要交易標的物在台北市信義、大安、中正等蛋黃區,射獵物件眼光精準,並自備水泥工、木工班底,買屋裝潢後有利潤立刻脫售。

黃勇義為分散個人所得、規避累進稅率,組成天義公司,僱用劉姓等七名業務分工處理不動產買賣、出租事宜,囑咐業務告訴配合假冒不動產登記名義人,可獲得2萬至3萬元,過節可獲禮金與禮品,可參加尾牙、春酒摸彩,獎金為3,000到1萬元不等,如果出借名義人是員工,獎金更提高為1萬至3萬元,還可免費出國旅遊。

黃勇義、郭枝芬掌控交易過程與獲利,但稅務機關卻無法如實課稅,逃漏應合併申報的綜合所得稅17億1,281萬8,104元;黃後來補繳綜所稅3,937萬3,331元,迄今還有16億餘元未補繳。

判決書指出,黃勇義從事房仲業25年,與妻子郭枝芬本應誠實納稅,卻借用他人名義交易逃稅,對守法繳稅的國民極不公平,且嚴重危害稅捐稽徵公平,認定他們犯情重大、惡性匪淺。

個人仲介土地佣金 要稅

屬執行業務所得 適用一般經紀人20%費用率標準 其餘八成計入所得課稅

【2017-09-08/經濟日報/A15版】TOP

協助整合土地進行都更,個人仲介土地交易的佣金視為「一般經紀人」的執行業務所得,按佣金的20%計算費用,佣金的八成計入個人綜合所得稅的其他所得計稅。

個人仲介土地交易的佣金屬於執行業務所得,台北國稅局官員昨(7)日說,仲介土地交易的個人被歸於一般經紀人,適用的費用率標準是20%,不是適用地政士的30%費用率。如果個人可以提出單據,證明費用比設算標準高,只要提出單據,可以實質認定。

台北國稅局最近查核一件土地整合案件,發現有兩筆資金轉入甲君帳戶,2014年轉入760萬元,2015年轉入300萬元,都由土地的買方乙君帳戶直接轉帳匯入。國稅局詢問買方乙君,乙君說,這是支付甲君的佣金。

原來有一塊地在整合,甲君認識地主,就介紹乙君向地主們買地。成交後,買方乙君支付佣金給甲君。

國稅局詢問甲君時,甲君提出與地主簽訂的土地買賣契約書,說約定以3,100萬元買地,買地的錢是向乙君借的,買了地之後賣出,再把價款還給乙君,查到的760萬元、300萬元是還款。甲君主張,若有所得,應是土地買賣所得,土地買賣所得免徵所得稅。國稅局向乙君查證,乙君證明3,100萬元土地價款是他直接付給地主。於是,國稅局不認土地買賣契約書。

台北國稅局按一般經紀人的費用標準,減除20%必要費用後,計算甲君103及104年執行業務所得為608萬元、240萬元。除核定補徵稅額外,並將依所得稅法第110條規定處罰。

台北國稅局表示,納稅義務人仲介土地買賣獲取佣金,卻以買賣契約的形式規避仲介土地買賣佣金所得的稅負,將原應課徵個人綜合所得稅的執行業務所得,轉換為個人出售土地的免稅所得,達成規避稅負目的,國稅局仍會按已具備課稅構成要件的實質仲介行為課稅。

簽借據規避贈與 行不通

【2017-09-08/經濟日報/A15版】TOP

父親匯款給加拿大唸書的兒子買房,被南區國稅局課贈與稅,這個案例引起關注。一個母親特地要求兒子簽下借據,並約定還款日期,這樣可以規避贈與稅?官員表示,證據不足,還需其他證據佐證。

官員說,借據、契約都可以事後再簽,兩造同意就可以了。所以,提出契約或借據想要作為證據,稅捐機關通常不會直接採納。

但也不會直接拒絕認定,會要求納稅者提出更直接的佐證,例如兒子匯款還錢、或者定期給利息的匯款證明。

如果國稅局認定為借款,並不是稅務問題就沒有了。官員說,認定為借款,母親不用繳交贈與稅,但是卻有所得稅的問題。一提出借據,可能會被設算利息所得,通常會按照銀行1年期定存利息設算利息所得,核課個人綜合所得稅。

Go to top